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合彩历史开奖记录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地下六合彩黑幕揭秘

时间:2017-09-21 23:41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不难发现这样一个现象:地下六合彩的农村,村里的年轻男子相对多一些;没有地下六合彩的村,年轻男子相对少一些。当地下六合彩狂风刮到哪里,就发现有打工人员返回家乡“支家”、“支乡”的情况。有的宁愿丢下一份本来算好的工作,不远数千里赶回家乡。一些本应外出打工挣钱的人,过完年守在家里,专门研究地下六合彩,在浩如烟海的资料中苦苦寻找“灵码”。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是因为农村的文化素质本来就低,而外出打工的人的文化在当地相对高得多,加上有的人过去在广东、福建、浙江等地打工时就买过码,有一定的经验。一名过去跟着亲戚在外地搞基建的人告诉我:“搞基建吃亏死了,白天黑夜累死累活地干,吃又没得吃的。被各包工头层层,加上扣这扣那,到我们民工手里每天不到20块钱。我买码只要稳,轻轻松松就可赚到工钱,如果运气好,一年赚个万把两万不成问题。”一名在广东打了四年工的中专毕业生说:“我过去带着梦想去打工,处处碰壁,打了四年工,受了不知多少的骂,挨了不少的白眼,待遇又低。我过去在打工的时候就买过码,现在家乡有码买,我又不是国家干部了,倒不如就地取“财”。在家一则可以买码挣钱,二则解决了照顾父母的问题,三则可以到家里找对象,这是一举三得的事,只有白痴才会去打工!”

  在农村,群众习惯把到广东、福建等地进厂的人称为“打工者”。但是,农村还有一大批有着传统技术,每年离开家乡的人,这一部分人,在农村不叫作“打工者”,称为“搞副业”。因为农村在过去是有技术的人才外出挣钱,故一直如此称呼。这些外出“搞副业”的人是木匠、篾匠、泥水匠、铜匠、锁匠等等。这些人,凭着自己的一点点技术,在外闯荡赚饭吃,赖以养家糊口。地下六合彩吸引了大批这样或那样的“匠”,把他们牢牢地“锁”在家乡。在某一村落里,有近100户农民,自上个世纪的80年代,这个村掀起了“学匠热”。读完初中或小学,家长就把他们送去学这样或那样的技术。至2004年,这个村落里有木匠30多人、篾匠6人、泥水匠4人,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“匠人之村”。这些多在城市里干活,先一步知道地下六合彩。在2004年回家过年时,发现自己偏僻的山村里也引入了买码。大家你一注我一注地下,把当地的买码活动推向了,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买码运动。这里有一名收单的,多的时候一个晚上能收到万多元的赌资!

  该村落里有一名篾匠,40来岁,2004年他在某地干活时曾经买过地下六合彩,输了一些钱回到家里过年。他根本就看不懂资料,完全跟着别人下注,到大年三十的晚上,他累计输了近2000块,全部在收单的人那里欠着。他口里称“不要紧,再买两期不中我就给存款折子给你(收单者)”,其实他心里紧张死了,一向视钱如命的他,心里在发抖。后来,在一个人的指点下,他开始有依据的包单双,第一期失败。但他已经没有办法了,自己反正看不懂资料,只好按预定方案继续翻倍包下去,没想到又不中。第三次,他又翻番,终于中了,在还清所有欠款后,还赚了几百块。“这种方法很好,我不要分析资料,按照下注就行了。如此有钱捡,不去怎么行?”他今年不打算外出了,“有这样的好事,我何必要到外面去累死累活地呢?!”“在外面干一天,双手发麻,两腿发抖!”后来有一些地方的老主顾打电话给他,三番五次地请他去帮忙织篾货,他总是谢绝,以“家里有事,今年不打算出来”为由推却,“全心全意地到家里买码再好不过,我干吗要到外面去受那份罪?!”

  在暴利面前,人的观念是那么地脆弱,那么容易扭曲,人性是那么地无助。当地下六合彩猛烈地冲击着广大城乡时,人的观念和价值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变,恐怕世界上没有任何教育能取得如此立竿见影的效果。要想帮助广大群众恢复正确的世界观、人生观和价值观,绝非一年两年的事,很可能要一两代人的共同努力。地下六合彩收入分配的畸形,导致社会结构的变化,出现了所谓的六合“资产阶级”、“中产阶级”和“”。

  某地有一名30多岁的基层银行经理,他在平时严格要求自己,远离地下六合彩。但是,当他在别人的下赢了一点钱后,由于受暴富思想的影响,他再也无法平静下来,在这条不归之上越走越远。有一次,他中了160万元,但他仍不放手,继续买码,最多的一次竟下了238万元!这一次,他掉进了泥沼:所开的号码不是所下的号码,所下的238万元全部“打水漂”!一个人一次下注金额达如此多的豪赌,恐怕在全国的地下六合彩赌博中也不多见,他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地下彩赌王”。在银行工作的他,每月有可观的工资,有可观的各种福利待遇,比千百万纯粹的农民幸福得多。然而,面对财富,面对暴富,他完全了,卷入了地下六合彩这个巨大的漩涡。

  在某地,有一个从捡破烂起家,然后通过做废品生意发家致富,赚下100多万元家产的男子。他在邻居的下,一条买码不归。他首先下注的金额并不大,但中奖率非常高。每次开奖后,他都后悔买少了,认为下大点就可以发大财。后来下注金额不断增大,最后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100多万元家产全部输掉,她妻子十分恼火,多次邻居,如果丈夫没有钱,不要给他开单,但邻居就是充耳不闻,根本不听她的,单照开不误。他们夫妻曾寄给家乡亲友11万元,准备在家乡盖栋新楼房。可是他为了赌地下六合彩,竟背着妻子分三次将钱要了回来,全部用于买码,先后把这笔钱输得精光。就这样,他家里上百万元的存款先后流进黑庄的腰包,他的百万家财成为历史记录。

  在输掉了家里仅剩的1万多元后,收购站连运转的资金都没有了。在没有其它任何办法的情况下,他妻子只好出面哀求亲戚,借了1万元维持经营。为了把丈夫从地下六合彩的漩涡中拉出来,他妻子决定将废品收购站搬走,远离这“吃人”的邻居。在亲戚的帮助下,他们另外找了一个地方,遂决定尽快搬迁废品收购站。就在他们搬迁的那天下午,那名邻居突然找上门来问他要钱。原来,他在买地下六合彩的过程中还欠对方1400元。为了还债,他提议将放在那名邻居仓库里的一辆摩托车作抵押,等有了钱后再来取摩托车。可那邻居硬是不同意,后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。想到自己的100多万元全部葬送在她的手里,本来心里就极不高兴,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,他对邻居大发脾气:“这次买了1万多元都没中,肯定是你从中都抽了1000多元了,我现在就是有钱也不给你!”待他说出这句气话后,那邻居就哭着上楼打电话。

  一会儿,一直给邻居送的一辆小货车来到现场,后面还跟着两辆摩托车。三名男子走到他跟前就问:“是不是欠钱不还?”他指着邻居说:“我不欠你的钱,只欠她的钱。”三名男子想冲上去打他,被人上前拦住。对方见自己的人不够,全部闪到一边打电线多名男子骑摩托车来到现场。他见形势不妙,就往旁边院子里跑,来人紧追不放,跟着向里面追。因跑到院子里后再也没有地方去了,他被追赶的人从院子里拽了出来。那伙人扭的扭,拖的拖,踢的踢,把他从里面打了出来。虽然当时周边围了很多的人,但没有一个人前来帮忙。到外面后,两名男子分别拧住他的胳膊,让他跪在地上,另一名男子操起铁管猛地击向他的头部。就这样,他在之下竟被活活了。本想通过买码暴富发大财,结果财没发成,不想干的活也干不成了,还把自己送进了阴曹地府。他死时,身上的口袋内还有一张1万元的买码单据。

  在某地级市一些农村及城市的城乡结合部,各大市场还出现了罕见的歇市买码现象,出现许多的买码“综合症”。

相关推荐